携程宣布,所有员工将获得每个孩子5万元的补贴

日期:2023-07-01 12:51:54 / 人气:110

企业如何支持生育正常化?编辑|赵萌编辑|翟瑞敏2023年6月30日,旅行服务平台携程集团宣布推出面向全球员工的生育补贴政策——“成金”。从2023年7月1日起,全球员工入职满三年,不论性别,每新增一个孩子,将获得每年1万元的现金补贴,在孩子年满5岁后终止。初步测算,携程未来计划投入10亿元生育补贴,鼓励员工生育。据不完全统计,自三孩生育政策实施以来,经媒体报道,全国已有近10家企业从假期、现金补贴、灵活办公方式等方面发布生育扶持政策,营造友善的生育环境,企业发布生育扶持政策逐渐成为常态。携程集团此次推出的生育补贴政策是互联网公司中补贴最高、力度最大的。人口学专家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知名企业加入支持生育的行列,企业将在未来构建友好的生育环境中发挥重要作用。2021年5月31日,中央正式颁布三孩生育政策,随后7月20日,《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正式发布。这份文件提出,要把生育友好作为用人单位社会责任的一个重要方面,鼓励用人单位制定有利于平衡职工工作和家庭关系的措施,依法协商确定有利于照顾婴幼儿的弹性休假和弹性工作方式。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12月,阿里集团宣布响应国家号召延长产假,并首创7天全薪陪产假和20天全薪服务假。Aauto Quicker还宣布了员工福利的调整,新增了一份生育礼物,分为1000元、2000元、3000元三个级别。2022年1月,上市公司大北农集团宣布在企业内部奖励生育。员工生的第一胎获得3万元,第二胎获得6万元,第三胎获得9万元。以此计算,一个三孩家庭可以从公司获得18万元的奖励。2022年3月,广东建一集团发布内部公告,称为积极响应国家三孩政策,鼓励员工生育,提高员工福利待遇,决定给予生育三个孩子的员工奖励人民币5.1万元。公司相关人士当时回应称,一方面公司本身有支持生育的理念,另一方面是响应国家政策号召,承担社会责任。"企业本身也是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此外,辽宁一家主要从事技术服务和经济信息咨询的企业微山神马科技有限公司也宣布,将加强员工在职期间生育子女的奖励政策。通过生育奖励政策的调整,包括一次性生育奖励和育儿补贴,公司员工在职期间将有可能获得超过13万元的内部奖励。前不久,上市公司银翘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提高员工生育福利的通知》,为公司新出生员工在0至3岁期间报销奶粉、纸尿裤等日常费用,为新出生的有二孩员工支付公办幼儿园学费,并一次性给予有三孩员工10万元奖励。携程集团创始人梁建章也是著名的人口学家。他长期以来一直倡导鼓励企业内部生育的措施。从2015年12月开始,携程还发布了孕期交通费、产妇赠品、产妇医疗补贴等福利,此后又陆续新增孕妇躺椅、助产、母婴室等10余项福利。在生育补贴政策出台之前,携程每年投入近800万元用于生育福利。此外,2022年3月,携程还推出了“3+2混合办公”,即每周3天在办公室办公,2天在家远程办公。携程解释说,这不仅是疫情防控的需要,也减轻了员工照顾家庭、照顾孩子的压力,对促进社会生育率的提高也有帮助。梁建章认为,家庭财政补贴应该是第一项措施,因为它最容易实施,也最有效。他建议至少拿出GDP的2%-5%来鼓励生育,使生育率提高到发达国家1.6的平均水平。梁建章在他新出版的《人口战略》一书中计算,如果补贴是GDP的2.4%,即每个孩子每月补贴1000元,每年可以多出生240万个孩子。携程集团表示,生育津贴是一种探索,旨在带动更大的社会资源进入这一领域。企业如何有效支持生育,此前也引起各界关注。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建议,各省都延长了产假,但如果延长产假的成本由企业承担,可能会导致企业尽量不招女员工。因此,国家财政应该承担延长产假的成本,消除就业市场的性别歧视。政协委员、安徽省政协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慕克发也建议,生育成本由国家、企业和家庭共同承担,利用政府补贴、税收减免等多种措施,适当分担用人单位的成本。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杨成刚告诉记者,一些企业根据自己的想法和业务情况给家属发放奖励是一件好事。但目前政府出台的延长产假等鼓励政策都是由企业承担,这可能会给一些以女职工为主的企业带来更大的负担。杨成刚说,政府应该在税收和就业方面给予一些生育成本负担沉重的企业支持,如南方的一些服装厂和电子厂。可持续的鼓励生育政策的成本应该由政府、企业和家庭共同承担。为有效掌握各地产假执行情况及由此产生的人力成本,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企业生育成本负担对女性就业的影响”课题组于2022年9月至10月对除青海、西藏以外的28个省(区、市)的1043名企业人力资源经理(简称“HR”)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超过3/4的受访企业落实了哺乳假政策,超过60%的受访企业落实了陪产假政策,近30%的受访企业落实了育儿假政策。总体来看,受访企业哺乳假、陪产假政策执行率较高,新增育儿假、延长产假政策执行率较低,普遍反映生育费用负担较重。课题组专家建议,在构建生育支持政策体系过程中,有关部门应高度重视企业承担的生育成本及其对生育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并结合国际经验教训,及时建立和完善劳动力成本分担机制。

作者:耀世娱乐




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 耀世娱乐-耀世注册登录官方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