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怀孕被抛弃,自己开公司办银行,成了女强人

日期:2023-11-30 14:48:58 / 人气:98

“国外怀孕被抛弃,自己开公司办银行,成了女强人。晚年,她坦然感谢前夫。
广播文章《》一个女人,生活在异国他乡,怀孕了,她唯一的亲丈夫突然失踪了。如果你处于这样的情况,不能说话,行动不便,无人照顾,你会怎么做?想死吗?生存困难?我想对于这样的人生考验,大多数人都没能给出一个好答案,但她做到了!而她交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她不仅很快摆脱了困境,还不断充实自己。后来回国创业,成为女强人。她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赢得了尊严。就连曾经对她不理不睬的前夫也对她格外尊重。她就是张幼仪。
梁实秋对张幼仪做了这样的评价:“她默默地、坚定地度过了她的岁月,她尽了自己的责任,对丈夫,对婆家,对儿子——任何尽了责任的人都值得尊敬。”
图|张幼仪
“土包子”和“大才子”
1915年底,在杭州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新郎是以诗歌《别了,剑桥》闻名的徐志摩,新娘是著名银行家张嘉傲的妹妹张幼仪。郎才女貌,郎才女貌,本该是情似氧气,兔与明。大家对这段婚姻都有很大的期待和祝福,唯独新郎不是这样。本该是一个甜蜜浪漫的新婚之夜,新郎徐志摩却匆匆履行了丈夫的义务,没有和新娘说一句话。
事实上,他们婚姻的开始仍然带有命运的味道。时任浙江巡抚秘书的张家鳌,也就是张幼仪的四弟,在视察杭州附中学校时,偶然被一位学生题为《论小说与社会的关系》的作文所吸引。他的文笔冷峻,梁启超的书法苍劲独特。张嘉傲被这位学生的文风深深打动。当时张家坳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负责给妹妹们选丈夫。得知这位学生是当地一个士绅的独子,家境不错,他马上写信向士绅提议,让他妹妹嫁给这位学生。这个学生就是徐志摩。张家坳很快收到了徐志摩父亲的回信:“我,徐神如,有幸娶到张家坳的妹妹。”
徐志摩和张幼仪的婚事尘埃落定。当他们得知这一点时,他们的反应截然不同。张幼仪和中国大多数闺阁女人一样,腼腆胆小,只让父亲和哥哥做主。徐志摩第一次看到张幼仪的照片时,鄙夷地说:“乡巴佬”。这样的开始就已经预示着他们的结束,旁观者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游戏里的人就像庐山真面目,虽然迷茫,也无法逃避。
婚后的张幼仪谦逊节俭,每天早上迷迷糊糊,像亲生父母一样伺候公婆,把家里的事情打理得有条不紊,赢得了大家的尊重。除了一双大脚不符合传统文化的标准,她应该是个完美的媳妇。但是老公对她不满意,一直不理她,不管不顾。即使张幼仪很努力的想和他沟通,也是想让他认识真实的自己,改变自己,而不是一直偏心,冷漠。
图|张幼仪和徐志摩
“我想成为中国第一个离婚的人。”
徐志摩是一个受过新思想教育的人。他比任何人都更看重爱情和心灵的契合。他没有和妻子交流的欲望,妻子和他没有共同语言,对他们的婚姻不抱希望。然而,他虽然是新思想、新潮流的追随者,却难逃封建家庭的出身。
“不孝有三子,无后为大”的古训,让他骤然承担起传宗接代的责任。作为独生子女,他不能违抗父母,他也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不爱就是不爱。父母可以逼他结婚,但没办法逼他和张幼仪谈恋爱。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性可以试着去爱,培养对父母和家庭的感情,比如张幼仪。而男人,一旦偏颇,就不可能,完全没有可能,比如徐志摩。
婚后几周,徐志摩继续读书,先是在北洋大学,后转学到北京大学,只有寒暑假才回家。而张幼仪一直呆在家里,伺候公婆,没有回师范,尽管她很想回去。本来两人没有感情,现在聚少离多,感情更加淡漠。甚至在儿子出生的时候,徐志摩也没有太在意妻子,反而庆幸自己终于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
这样的老公,现在,不知道已经离婚几百次了。但是,那时候的张幼仪还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她天真地认为,只要尊重公婆,服侍丈夫,总有一天会因为自己温顺听话而爱上自己。即使徐志摩当面对他说“我要挑战这个社会,我要做中国第一个离婚的人”,她也只是在一次震惊后平静下来。因为她从小就知道,丈夫不能和妻子离婚,除非妻子犯了“七出”规则。她深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她一点也不知道,徐志摩最讨厌的就是这样一个古板、无趣的女人。
有了儿子后,徐的父母从未阻止过徐志摩出国留学。徐志摩像一只被释放的小鸟,逃离了囚禁了他很久的牢笼,终于飞向了自由的天空。而张幼仪还呆在家里,做家务,伺候公婆。两个人天各一方,就像两条相交的线。短暂的交集后,他们走向各自遥远的地方。
脚和西装不搭。
与万里相隔的夫妻俩,相互联系的机会很少。徐志摩每次回信,都只问候父母和年幼的儿子。他没有提到妻子张幼仪,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张幼仪的二哥得知徐志摩从未给张幼仪写过信,心里很难受。他马上向徐嘉尔建议,让张幼仪去英国与徐志摩团聚。本来徐家是不想让张幼仪去的,但是因为徐志摩弃经学文学的举动让他们觉得儿子不安分,就同意去找张幼仪。不仅能照顾好儿子的日常生活,还能绑住他躁动的心。
张幼仪千里迢迢来到英国。当她看到丈夫的表情不是喜悦而是厌恶时,她紧张而激动的心瞬间凉了下来。她以为人不是花草树木,相处了这么久,就算没有爱情,也还是有亲情的,更何况她还为他生了个儿子,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地位。
他们住在一个叫沙斯顿的小镇上。徐志摩每天忙着自己的事情,一如既往的不问不睬张幼仪。甚至我每天回家见到她,脸上立刻由晴转多云,对她的存在表示惊讶和不耐烦,仿佛在表达:你怎么还在这里?徐志摩的冷暴力和急躁深深刺痛了张幼仪的心。她第一次直观地体会到了丈夫对自己的厌恶。此刻身在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她无处倾诉,只好把牙咬碎吞在肚子里。但真正刺伤张幼仪的是另一件事。
来到英国不久,张幼仪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满心欢喜地告诉徐志摩,没想到他坚定而冷漠地说:“打掉孩子。”张友谊傻眼了。她没想到徐志摩会这么粗鲁。当时医疗条件还没那么成熟,流产有生命危险她不满地说:“听说有人流产死了。”没想到,徐志摩讽刺地回答:“现在还有人因为火车事故而死。你不觉得人家不坐火车吗?”她第一次开始质疑这个男人的品德,质疑自己努力的意义。
但是,张幼仪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徐志摩。毕竟他们在老家一起有过一个孩子。真正让张幼仪清醒过来的是接下来的事情。
图|西装革履的徐志摩(右一)
有一天,徐志摩告诉张幼仪,他要请一位女性朋友到家里吃饭。张友谊凭着女人的直觉,断定这是徐志摩对女性的外在追求。虽然有点吃醋,但还是觉得可以接受。毕竟她来自一个大家庭,一夫多妻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威胁到她的地位。
然而,她惊讶地发现,徐志摩的这位朋友,虽然穿着时尚,谈吐优雅,却还是爱丁堡大学的高材生,有着新女性通常的美丽,但在礼服下,却是一对三寸金莲。她惊呆了。她看着丈夫对她的好,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然后她想起了丈夫一贯的冷脸和对自己的不耐烦。她非常困惑。为什么一直自称新派的老公那么欣赏这位小脚的女性朋友,却常常对这位大脚女士不屑一顾?
客人走后,徐志摩问张幼仪,她对这位朋友的印象如何。她脱口而出:“嗯,她看起来很好,但她的脚和她的西装不相配。”听到这里,徐志摩仿佛被踩了一脚,尖叫道:“我就知道,所以我要离婚。”张幼仪终于想通了,原来徐志摩一直不喜欢他的“土包子”不是因为外在的东西,而是因为他文化浅薄,思想守旧。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没能那么努力地进入他的内心。原来她走错了方向,敲错了门,或者说她从来没有资格进门。
图|张幼仪——转型后
意外地从绝境中获救
一周后,徐志摩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怀孕的张幼仪急需帮助。她终于看到了这段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的结局,也看到了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绝望的张幼仪天天对着肚子哭。她想死,但当妈妈正合适。她肚子里还有一点生命。即使她曾经想打掉他,现在她只有这个没有在身边祝福的小生命。后来我想起二哥还在巴黎。她写信给他寻求帮助,终于找到了生活的方法。
离开英国后,张幼仪变了。她下定决心要坚强独立,不要试图依靠男人活得漂亮。她终于明白,只有独立、自信、自尊,才能保护自己和孩子。鹰嘴还能重生,凤凰只有浴火才能涅槃。经过这次洗礼,张幼仪已经不是以前的张幼仪了。
在德国医院生下儿子一周后,张幼仪收到了徐志摩的来信,虽然只是一份离婚协议。好在张幼仪对徐志摩不抱希望,也不太难过。想徐志摩是对张友谊愧疚,所以不敢面对张友谊,这才托人带来了离婚协议书。在信中,他甚至找了一个冠冕堂皇而又可笑的理由:“真正的生活一定是自求的,真正的幸福一定是自求的,真正的爱情一定是自求的!彼此的未来是无限的...彼此都有改善社会、造福人类的心。他们应该首先做出榜样,勇敢判断,尊重对方的人格。”
这个男人为了离婚而抛弃妻儿,把自己对“真爱”和“真正幸福”的追求宣传得天花乱坠,把自己的无耻行为包装成“改善社会”、“造福人类”,实在可笑。
张幼仪挣扎着找到徐志摩本人商量离婚的事。按照当时的法律,一对夫妻离婚需要父母同意,于是张幼仪问他能不能先征得父母同意再离婚。徐志摩慌了。他急切地打断她:“不,不”你知道,我没时间等。你现在必须签字,林·...林要回中国了,我现在要离婚。”张友谊摇摇头,冷笑一声,遂了他的心愿。
图|青春期的张幼仪和徐积锴
凤凰涅槃
张幼仪生活在德国柏林,在抚养孩子的同时,学习法语和德语,还选修了幼儿教育课程。在这里,她看到了女性还能这样生活,如此独立,充满活力。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徐志摩不喜欢过去的自己。她在进步,在成长,在改变,逐渐从一个男人的附庸变成自己的女王。
三年后,他的儿子彼得不幸去世,柏林成了一个悲伤的地方。张幼仪回国,住在上海租界四哥的房子里。先是在东吴大学教了一个学期的德语,后来又被请去做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的副行长。当然,时任中国银行总经理的四哥张佳傲发挥了重要作用。当时,女子银行几乎陷入危机。经过张幼仪的努力和张嘉傲的影响,银行终于转危为安。
工作之余,张幼仪依然不忘学习。她觉得自己的语文知识太浅,就请了一个老师每天下午五点来办公室教她语文。每一天,她都是坚定而懒惰的。还有就是她一直苦于文化水平不高,所以特别注重自己的学习。
图|徐积锴、许深如、张幼仪
此外,张幼仪还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服装公司,这也是国内第一家新时尚公司。这家公司出售的每一套服装都是根据顾客的身材和品味设计的。为此,特邀留法日美术学成归来的蒋担任设计师。他的风格独特出众,引发了当时上海的时尚潮流。那时候,女性以能够穿“尚云”时装为荣。
张幼仪最终凭借一技之长赢得了尊严,同时也成为了当时女性独立自强的标杆。一个老拓荒者失去了他的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风雨,可能不会有这样一个开朗、自信、意气风发的张幼仪。但是,那些痛苦的回忆过去了,并不代表那些痛苦随风消散,只是她选择了放手。
虽然张幼仪和徐志摩离婚了,但她自始至终对徐的父母都很孝顺。徐的父母也很爱张幼仪。如果她们不能继续做儿媳妇,就应该做教女。甚至在徐志摩再婚的时候,徐的父母都坚持要徐志摩征得张幼仪的同意,可见对张幼仪的重视。徐宝良·志摩自己也开始赞美他的前妻,他的前妻曾经被极度厌恶和鄙视。在一篇纪念小儿子彼得的文章中,他写道:“她证明了自己的智慧、耐心,尤其是在同样不幸的情况下,她的勇气和胆量;所以至少她,我相信,能理解我话中的深度,也只有她,我敢说,最有资格证明或解释我感情的真相——当她有机会的时候。”
这种锦上添花的空话,和之前不负责任的行为放在一起,谁都会想笑。只是往事如烟。对于现在的张幼仪来说,这种话再也不能在她心里掀起什么波澜了。她一直是个高瞻远瞩的人。
图|张幼仪和她的四个孙子
安度晚年
1949年4月,张幼仪移居香港。在那里,她遇到了医生苏继志。交往一段时间后,苏博士向张幼仪求婚。张幼仪向二哥和儿子求教,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1953年,张幼仪和苏博士在东京结婚。他们在一起20年,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据说活下来后会有福气。这是张幼仪的福气。
1972年苏博士去世后,张幼仪移居美国,住在儿孙附近,每天做操、上课、打麻将,日子过得不错。
张幼仪后来在自传中说:“我要感谢徐志摩的离婚。如果不是因为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找不到自己,永远都长不大。他解放了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

作者:耀世娱乐




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 耀世娱乐-耀世注册登录官方站 版权所有